新闻 巴蜀人家 疯言无忌 加入巴蜀 联系我们 首页
关于我们 理念与服务 企业架构 核心优势 我们的荣誉 我们的客户 我们的作品

 

电影剧本

(A市街头)
唐二娃:来一组彩票
卖彩票:数字?
唐二娃:顺机选
卖彩票:两块钱
唐二娃:再给我拿一份今天的报纸
卖彩票:二块五

(唐二娃家里)
主持人:让我们看一看今晚福利彩票第867期的开奖数字
唐二娃:222,好,666……
主持人:第二个数字摇出来了,是1,第二位数是1,前位数字是21,现在我们来看看第三位数是……
(关上电视,唐抓起报纸来看,报纸被扔在桌子上,(特写)报纸标题:XX惊现至今最早川剧剧谱)
A火车站、黑屏(导演、制片等)、沿途风景、黑屏(主演演员)、火车内售货推车、黑屏(剧务等)、有人吃方便面、黑屏(出片名)、B火车站

(古镇)
邻居李大娘:淑芬去买菜呀,帮我带一斤肉。
贾淑芬:恩,晓得了。
邻居李大娘:你爸又去团里唱戏了呀。
贾淑芬:他一大早就出去了。
修车师傅:啥子时候,我上你家去,让你爸把羊肉汤的秘方告诉我,他就可以退休天天去唱戏了。
贾淑芬:你在做梦哦。
邻居李大娘:哈……

(B火车站)
强子:二哥,你说说带我到这个地方来干啥子。
唐二娃:强子,你想发财嘛。
强子:还用说嘛,不然我给你来这里干啥子。
唐二娃:那好,二哥给你说,从现在开始你就得听我的,晓得不。
强子:知道了,你还没有说来这里做啥子?
唐二娃:现在啥子都不要问,以后就晓得了。
强子:哦。
唐二娃:老板,来两碗牛肉面。

(川剧团)
贾大胖:老杨、老杨,来来来,练两嗓子。
杨海睿:不来了,今天还有事,你练着。小岳看到老赵没的?
川剧演员A:赵组在办公室里。
杨海睿:老赵、老赵(大声喊)
老赵:诶、诶(从办公室里走出来)
杨海睿:到我办公室里来一下。
(老赵跟着贾海睿走进办公室)
杨海睿:今天省上有专家过来,中午你安排一下。
老赵:(点烟)钱耶?
杨海睿:给老子的,昨天不是才报了三百块嗒,先垫上。
老赵:嘿嘿,老爷子,老爷子,给你商量一个事。
贾大胖:你小子能有什么事,说吧,是我家淑芬的事还是我家祖谱的事,要是说这个,我可以告诉你小子门都没有。
老赵:你看^^^见外了不是,那能呀,我连想都不敢想。
贾大胖:那你小子说吧。

(街道)
唐二娃:强子,刚才吃饱了嘛?
强子:恩。
唐二娃:现在哥带你去买衣服。
强子:真的,我要真维斯。
唐二娃:你看你,只晓得真维斯,俗,俗不可奈。来看看这件
强子:二哥,你说这是啥牌子呀?
唐二娃:我看看,这是,比哦丝(BOSS),连这个都不懂,世界名牌。
强子:哦,还是二哥有文化,你说这是啥意思吗?
唐二娃:你买衣服,光整这些干嘛。老板这衣服多少钱一件?
商人A:四十
唐二娃:四十,不好听吧,二十买吗?
商人A:拿去。
唐二娃:强子拿着,把衣服换上,哥看看。
强子:二哥,你说这是世界名牌吗?
唐二娃:咋的。
强子:我穿着怎么这么小呀。
唐二娃:你懂啥,世界名牌都这样,你知道美国总统施瓦辛格吧,看见他穿的衣服没有,那个衣服才叫小,这样才有政治家的气质,这叫流行,懂吗?
强子:哦,我就说嘛,二哥晓得的就是多。
唐二娃:喜欢嘛?
强子:喜欢,就是好象身体被啥子裹住了一样。
唐二娃:好了好了,穿穿就习惯了。走吧,我们该办正事了。

(川剧团)
老贾在唱戏
唐二娃:(川剧团对面的茶铺)强子,你到对面看看去。
强子:诶,二哥看什么呀?
唐二娃:我说你啥子好耶,你不懂想呀?好了好了,你就去看看,里面在做啥子?
强子:嗨,你早说嘛。

老赵:老贾,老贾你这么还在这里呀,都快12点了,客人都快来了。
贾大胖:你小子催啥子嘛?没见我正唱的高兴吗?
老赵:老贾快12点了,再等会儿客人就要来了,老赵又该发脾气了。
贾大胖:你小子说啥子时候给我钱。
老赵:刚才不是说好了嘛,过两天就给。
贾大胖:这可是你说的呀。(说完朝门外走去)
(强子躲在门口见贾大胖出来转身就跑了)
强子:二哥,我回来了。(喝水)
唐二娃:看见啥子没的?
强子:没看见啥子,就见几个人在那里唱戏。
唐二娃:笨蛋,就没有看见其他啥子?
强子:没有。(喝水)哦,对了,我看见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,找一个五十几岁唱戏的老头说了几句,那老头就走了,就是那人(手指着贾大胖)
唐二娃:他们都说啥了?
强子:没听清楚,好象是啥子客人要来,啥子钱…没有听清楚了。
唐二娃:走我们去看看。
强子:(喝水)二哥,等等。

(羊肉汤馆)
吃客A:老贾回来了。
贾大胖:恩,吃好。
贾淑芬:爸,你回来了。
贾大胖:恩,等会儿,你杨叔要带几个人过来吃饭,你先准备一下。
贾淑芬:恩,杨叔平时是个吝啬鬼,他会请谁吃饭呀。
贾大胖:你就甭管了,听说是省上来的专家。
贾淑芬:又是为那剧谱来的吧。(这是唐他们进来)二位,请里面请,两位想吃点啥子?
唐二娃:两碗羊肉汤。
贾淑芬:好的,两碗羊肉汤。
(这时老赵跑来了)
老赵:淑芬。
贾淑芬:赵哥,你来了呀。
老赵:淑芬,越来越漂亮了,你告诉你爸一声,今天省上的专家不来了。
贾淑芬:好的。
老赵:淑芬,你跟你老爸说一声,什么时候把那传家祖谱传给我。
贾淑芬:你就别说了,我老爸说了,他不会传给谁,如果要传那也一定是一个唱川剧的。
(唐二娃一直在旁边听)
唐二娃:(小声)看来这宝贝在这老头手上。
强子:二哥,你在说啥。
唐二娃:没啥子,这汤还好喝。
贾淑芬:爸,赵哥来说,省上的专家今天不来了。
贾大胖:他人呢?
贾淑芬:他走了。
贾大胖:这小子又差点把我给耍了。

(街道)
强子:二哥,我们去哪里呀?
唐二娃:先早一个地方住下来。
强子:二哥,你说我们都走了快一天,我们到底是来干嘛呀。
唐二娃:不是给你说了嘛,让你不要问。这是纪律,知道嘛?没有纪律不成方圆。

(旅店)
强子:二哥,你还记得那女的吗?
唐二娃:哪个女的呀?
强子:就是那卖羊肉汤老头他女儿。
唐二娃:你提她干吗?
强子:我的老婆有这么漂亮就好了。
唐二娃:等等,你说啥子耶?
强子:我说我想要个老婆。
唐二娃:强子行呀,你不是想让她当你老婆吗?哥帮你。
强子:真的。
唐二娃:当然,哥什么时候骗过你。但是说好了,人是你的,她家的宝贝是我的。
强子:她家有啥宝贝呀?
唐二娃:(发现自己说漏了嘴)没的啥子,没的啥子,就是一本烂剧谱,你又不懂川剧,拿它也没啥子用。
强子:哦,那二哥,你拿它干啥子耶。
唐二娃:你问这干啥子?纪律纪律。你眼里还有纪律嘛?

(古镇)
邻居李大娘:淑芬又去买菜呀。
贾淑芬:恩,今天需要帮你买肉嘛。
邻居李大娘:不是了。
贾淑芬: 好的,那我走了。
邻居李大娘:淑芬等等,你家店里在找杂工,我想让我小儿子来帮帮忙。
贾淑芬:哦,这样呀,我问问我爸吧。
邻居李大娘:要的,记得帮我问呀。

(街道)
强子:二哥,我们来这里干嘛。
唐二娃:来买衣服。
强子:昨天不是刚买了吗?
唐二娃:我说你怎么脑子就不开窍呢?你要去泡妹妹,没有两件象样的衣服怎么成?
强子:哦,二哥,我听你的。

(羊肉汤馆)
强子:有人嘛?
贾淑芬:你有什么事?
强子:我看见你店里在招人,我想来应招。
贾淑芬:哦,是这样呀,我怎么看你很面熟。
强子:我是从外地来的,在这里钱被小偷偷了,身上没有钱了。
贾淑芬:那你以前做过服务员的工作吗?
强子:没有,但我可以学。
贾淑芬:我看行吧,包吃住,月工资400.00,你做吗?
强子:我做,我做。
贾淑芬:你叫啥子耶?
强子:强子,你就叫我强子好了
贾淑芬:那好,你就从现在开始吧。
强子:要的。
(晚上)
贾淑芬:强子,快打佯了。今晚你就睡楼上吧。
强子:要得,哎哟,哎哟,你肚子痛,我上厕所。
贾淑芬:你吃坏东西了吧。诶,你走错了方向了,在那边。

(旅店)
强子:二哥,开门。
唐二娃:你怎么回来了?
强子:今天累死我了,酒、酒。
唐二娃:你跑这里来干吗?
强子:我是想回来问问你,下一步咋走。
唐二娃:哈儿哦,你要想办法让她对你产生好感。
强子:好感(不解的样子),我从小到大都没有交个女朋友,我咋知道。
唐二娃:老子说的,你虾子硬(恩)是一坛子萝卜----抓不到姜说,过来……(手势,做出钱的意思)
强子:二哥,啥子意思嘛?
唐二娃:你是不懂,还是想打摔手嘛,我跟你说,这个年生,哪个男的不喜欢美女嘛?哪个美女又不喜欢钱嘛?你喜欢美女,美女喜欢钱,你说你要是没有钱,她又啷个会喜欢你也?
强子:好象很有道理,但是我没得钱,咋个办嘛?
唐二娃:(悄悄话)
强子:(表情惊讶)二哥,怕不行哦。
唐二娃:你这个宝气,你过来(悄悄话)
强子:哦,二哥,你早说嘛,我听你的。
唐二娃:那你先回去,我再联系你。
强子:要得

(羊肉汤馆)
老赵:淑芬、淑芬。
贾淑芬:诶
老赵:淑芬你给你爸说一声,中午杨团要带到专家来吃饭,你们好好的准备一下。
贾淑芬:哦,好的。
老赵:那个人是谁,啷个没有见到过?
贾淑芬:新来的。
老赵:哦,那好,我先走了,你们抓紧时间准备。

(川剧团)
老赵:你好、你好,欢迎、欢迎呀,早就盼望你要来了。
专家团:你是杨团长呀。
老赵:哦,我不是,我是这个团管剧务的,我姓赵。听说你们要来,我在这里等你们半天了。团长、团长、团长
(说话间,把专家团向里引
杨海睿正在办公室里研究这个出土文物,听见老赵叫他,忙把“宝贝”包起来,收到柜子里,出门。)
杨海睿:喊啥子?
老赵:专家们来了。这是我们的杨团长。
杨海睿:欢迎呀,欢迎专家们亲临我团指导工作。
专家团:你好,你好,你好。
(杨海睿把专家团迎进到房子里)
杨海睿:请坐、请坐。老赵给专家们砌茶。

(羊肉汤馆)
贾淑芬招呼着客人,强子在端菜,贾大胖掌着勺,嘴里哼着川剧
贾淑芬:强子,强子,你来,你看这人怎么在外面鬼鬼祟祟的。
强子:哪个呀?
贾淑芬:就是那个。
强子:哪个呀,我这么没有看出来。哎哟,不说了,我肚子又痛起来了。
贾淑芬:诶、诶,你又跑错了。
强子:二哥,你咋跑来了,你别在外面瞎转悠呀。
唐二娃:你懂个屁,你听他们说起什么没有?
强子:他们说今天有专家来。
唐二娃:他妈的,这么快就来了。你听他们提起过什么宝贝之类没有?
强子:没有。
唐二娃:瓜娃子,那你先回去,继续监视。
强子:二哥,没啥子事我就走了。

贾淑芬:强子,强子……
强子:诶,来了,来了。
贾淑芬:快点,客人就要到了。
(唐二娃四处张望,他想先下手为强,准备入室把宝贝偷出来)
贾淑芬:杨叔,你们来了呀,快请进。爸,杨叔来了。
杨:专家,你们里面请。
专家团:好。
杨:淑芬,来。你们上菜上快点。
贾淑芬:好的。
(唐从后墙爬上了二楼,贾老爷子房间里)
贾淑芬:杨叔菜来了,你们慢慢吃。
(唐在房子里找来找去,终于找到一个木盒子)
唐:(拿着木盒子亲了又亲)这下我发财了。(离开房间)
杨:感谢专家们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,到我团指导工作,我代表团里敬大家一杯。
专家团:我们很感谢你们能发现这么珍贵的宝贝,并且积极的配合我们的工作。
(大家举杯)
唐:狗日的,什么破东西。(这时被人发现,唐赶紧把手里的东西收起来离开)
(老赵出来上厕所,和唐撞在一起,从唐的身上丢出来一个东西)
老赵:你没有长眼睛呀^^^^^兄弟你的东西掉了。
唐:安(回头看一眼)不是我的。(越走越快)
老赵把东西捡起来,看了看,把东西揣到衣服兜里。
唐:(把木盒子扔掉)好悬,幸好老子跑的快。

(晚上羊肉汤馆)
贾大胖:淑芬,淑芬。
贾淑芬:诶,爸啥子事嘛。
贾大胖:你看到我的木盒子没的。(贾淑芬摇头)那你看到今天有人来过没的。
贾淑芬:(贾淑芬摇头)爸,啷个了嘛?
贾大胖:传家之宝不见了,不对,一定是强子这个狗日的。(冲出门)
贾淑芬:爸,你别激动,有可能盒子放到什么地方去了,再找找嘛。
(贾大胖到厨房里拿了一把菜刀)
贾大胖:强子你这个狗日的给我起来。
强子:(从床上起来,见贾拿着菜刀进来)贾叔你要干嘛?
贾大胖:你这小子问我干吗,我还要问你,我房间里的盒子是不是你拿了。
强子:什么盒子,我没有拿。
贾大胖:你没有拿。(冲上前就开始打强子)
强子:哎哟、哎哟,我真的没有拿,哎哟。
贾淑芬:爸,你冷静点,要出人命的。(拉开贾大胖)
贾大胖:你让开,我要打死这个吃里爬外的。
(强子乘机就往外跑)
贾大胖:你别跑……你给老子爬。
贾淑芬:爸你这是干什么嘛,也许真的不是强子拿的呢?(贾坐着喘大气)对了,今天赵哥吃饭的时候离开了饭桌,我见他回来的时候特别高兴……
(贾淑芬话还没有说完,贾大胖提着刀就冲出了门)
贾淑芬:爸,你慢点,你干啥子?(追上去)

(旅店)
强子:二哥,二哥,快开门。
唐二娃:你敲什么敲,被鬼追了呀。你是啷个了?
强子:诶,别提了,老婆没有取到还惹了一身骚。哎哟,你轻点。诶,对了我还没有来的急下手,咋个东西就不见了耶。
唐二娃:给老子的,把话说清楚嘛?

(老赵家)
贾大胖:狗东西的,你给我出来。
老赵:哪个?哎哟,是你呀,老爷子。
贾大胖:你少给老子来这一套,我问你,是不是你把我宝贝给偷了。
老赵:老爷子,你说的是哪里给那里哦。
贾大胖:(贾进到屋里,正好看见他的宝贝放在桌子上)你没有拿,那这是什么?噎……,给老子的,这个道道硬是屁股上长疮——阴险耶。
老赵:老爷子,你听我说,这是我捡来的。
贾大胖:捡来的,我让你捡来的。
老赵:老爷子有话好说,就命呀。(老赵跑了)
贾淑芬:爸、爸,你就别追了。
贾大胖:给老子的,跑,还敢跑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
贾淑芬:爸,赵哥可能也不是有心要偷着个东西。
贾大胖:你别在我面前提他。
贾淑芬:爸,我们回去吧。

(旅店)
唐二娃:难道那东西不在他手上,不对吧,难道是我没有找到?
强子:二哥,你在说啥子哦?
唐二娃:没说啥子,你明天给我回去?
强子:你还让我回去,我不回去?
唐二娃:你不想取老婆了呀?再说又不是你拿的,你怕啥子?
强子:我就是不回去
唐二娃:他妈的,是你说了算还是老子说了算,明天回去。
(唐抽烟)

(羊肉汤馆)
贾淑芬:强子,你回来了呀。爸,强子回来了。
强子:你别叫呀,你还想让我挨打呀。
贾淑芬:没事,昨天晚上是个误会。
贾大胖:强子回来了呀,快进来,昨天我火大,误会了。
强子:我就说嘛,我强子就不会干那种事。
贾淑芬:别说了,快进去吧。

(烟摊)
唐二娃:老板拿包红梅。
烟老板:四块钱。
唐二娃:诶,对了,听说你们这的发现了一本川剧剧谱。
烟老板:对头,看样子你是外地来的说。
唐二娃:恩,省城来的,呵呵。那是哪个发现的耶。
烟老板:杨老头。
唐二娃:杨老头是哪个?
烟老板:川剧团的团长,你问这个干啥子。
唐二娃:这个,这个……
烟老板:你是上面派下来搞调查的呀?
唐二娃:对的,对的,你好眼力。

(川剧团)
(杨和专家们正在研究着本剧谱,唐见大院子里没有人,偷偷的走进去,正好看见大家在研究剧谱,躲在门外听里面说些什么?)
专家A:从剧本的编印技术来看,至少也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。
专家B:从剧本故事来看,讲的是第一个戏班成立的前后故事。
专家C:有此可见,这是川剧最早的剧本。
团长:专家们呀,时间不早了,我看我们先吃饭嘛,回来再研究。
专家A:好嘛,吃了饭,下午我们就把这本子带回去了。
团长:下午就要走呀。
专家B:恩,下午就走,文化部门催的急,他们还不是想看一下。
(团长把剧本锁起来,带大家去吃饭。)
唐二娃:给老子的,今天硬是好运气。
(唐把锁撬开,把剧本偷走)

(街头)
唐二娃:我就要发财了哼哼哈兮,我就要开奔驰了哼哼哈兮……
(老赵吓得一晚没有回家,在街头遇到唐)
老赵:老子找你半天了(冲上去抓住唐就打)
唐二娃:你干啥子?你认错人了。
老赵:认错人了,狗日的,化成灰老子都认识你。
唐二娃:哎哟、哎哟,你有话好说。
老赵:有话好说,我问你东西是不是你偷的。
唐二娃:哎哟,啥子东西,我没有偷。
老赵:不是你偷的,我看你说不说。
唐二娃:哎哟,不是我偷的,哎哟,哎哟,是,是我偷的,手下饶命。
老赵:是你偷的,是你偷的,给老子派出所去。

(派出所)
(唐二娃和强子被拷在楼道里,老赵录完口供)
老赵:谢谢你,曾所长。
公安:你先回去嘛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要是有什么问题,我们再通知你。
老赵:好,好,请留步。
(赵从唐身边走过,赵上去做出还想揍唐的动作,唐抱着头。电话响了)
曾所长:喂,哪位?
杨团长:(一个屏幕两个画面)喂,我要报警,我川剧团,我的东西被偷了。(不停的擦汗)
曾所长:我们马上就来。
曾所长:小李,小李,带两个人给我去一趟川剧团。
唐二娃:警察同志,诶警察同志,我咋个办也。
曾所长:你在这里等到,回来再给你说。
唐二娃:诶,诶……狗日的,麻雀飞到旗杆杆上——鸟不大,架子倒不小。

(川剧团)
(警察在拍照取证,杨团长在一边不停的擦汗,专家们站在门外面,有警察在问他们问题)
曾所长:杨团长有哪个晓得剧本是放在这里的?
杨团长:外面的专家都看到我放的,但是我一直跟他们在一起。
曾所长:那除了外面的专家,还有哪个晓得剧本放在那里。
杨团长:还有,还有,对了还有赵亮。(老赵)
曾所长:那他人也?
杨团长:一上午都没有看到他了。
曾所长:那上午还有没的可疑的人来过?
杨团长:没的,上午吃饭之前都还在,吃了饭就不见了,我看一定是老赵干的,狗东西的。
(这时老赵回来了)

(派出所)
唐二娃:来人,来人,老子要上厕所。
警察:喊啥子喊,你以为这里是农贸市场呀。

(川剧团)
曾所长:小李你留下来,我们走了,在没得到我们的通知,谁也不准离开这里。赵亮先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。
老赵:诶,杨团真的不是我拿的,你一定要相信我。曾所长我没有拿,你应该是晓得的噻。
曾所长:现在又没有说是你拿了,只是回去协助调查,快走。

(派出所)
唐二娃:(低头小声说)给老子的,啷个又回来了耶,硬是阴魂不散说。
曾所长:(办公室)坐嘛,你上午去哪里了?
老赵:刚才不是说过了哒。
曾所长:那你从派出所出来又去哪里了耶?
老赵:我去贾大胖的羊肉汤馆子了。
曾所长:去干啥子?
老赵:我被误会了,我肯定是去解释噻。这个他们是可以作证的。
曾所长:从贾大胖那里出来,你又去哪里了?
老赵:那里都没有去,回单位了,结果就碰到你们了(很小声的)瘟神。
(门开,老赵出来)
曾所长:先回去,随时等我们通知。小刘,通知大家到我办公室开个会。
唐二娃:警察同志,诶警察同志,我咋个办也?
曾所长:哦,对了,小刘把这人带下去,拘留24小时然后放了。
曾所长:(开会)你、你、你分别去调查一下各各宾馆,看看有没的外来可疑人员。小刘跟我去贾大胖那里一趟,现在就分开行动。

(羊肉汤馆子)
曾所长:老贾,找你调查一个事情。
贾大胖:曾所长,来抽杆烟,要问啥子,说嘛。

(旅店1)
警察A:我是公安局的,麻烦你们协助一下。

(旅店2)
警察B:你们这里有没有外地游客来住。

(羊肉汤馆子)
曾所长:老贾,那好我就先走了。
贾大胖:诶,你慢走呵。

(警察在旅店翻看“住房登记本”)

(晚上,川剧团的老杨走来走去;老赵躺在床上睡不着;曾所长在办公室里抽烟着想问题;唐二娃在拘留室里睡得很好,画面进入黑屏,并随着唐二娃的眼睛睁开而变亮。)
警察A:起来,走。
唐二娃:去哪里?
警察A:你到底走不走嘛?
唐二娃:走嘛。
(唐二娃被放了)

(羊肉汤馆子)
贾淑芬:强子,下午没得事,我们去庙里烧香嘛?
强子:呵呵,要得,要得,等我哈,我去换衣服。
(贾淑芬和强子走在路上,先是看到一辆救护车从身边开过,过了一会儿见前面出了车祸)
贾淑芬:不要看了,走了。
(从庙子回来的路上)
贾淑芬:(手指着地上)强子,你看那是啥子?(强子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)这就是杨叔被偷了的剧本哒。强子走。
强子:走那里去。
贾淑芬:去派出所。
强子:哦。
(回放车祸经过)

(派出所)
杨团长:淑芬,谢谢你们。上帝保佑,上帝保佑。
贾淑芬:杨叔没得啥子,不用谢。
强子:就是,没得啥子,不用谢。
曾所长:杨团长,这个你一定要保管好,看来我还得去一下医院。

(医院)
医生:今天下午送到来的病人,遭了脑震荡,需要观察,如果不行,就只有送精神病医院了。
曾所长:哦。
(曾所长在床前站了一会儿就走了,唐二娃躺在床上,打着点滴)

(川剧团)
专家:这次出了这种事,我们得早点把东西带回去,免得又出现什么事情,到时我们都不好交代。
杨团长:就是,就是。
专家:那我们就走了,还是要谢谢你们的盛情款待。
杨团长:应该的,应该的。
(专家们上车走了。)

(精神病医院)
唐二娃:(坐在椅子上看报纸)我是李嘉诚,我是李嘉诚。
精神病患者:哥哥,我们来玩游戏吧。
唐二娃:好呀,我是李嘉诚。
精神病患者:李嘉诚是哪个?
唐二娃:李嘉诚就是我,生产导弹的。
护理人员:李嘉诚,有人来看你。
强子:二哥。
唐二娃:你是谁,我是李嘉诚。
强子:二哥,你啷个变成这样了。那天我和淑芬去庙子里烧香了,那和尚给我们摆了一个“了(le)了(le)有何不了(le)”的龙门阵,我摆给你听哈。
唐二娃:(慢慢起身,走了)我是李嘉诚,我是李嘉诚。

—完—

 

[ 返 回 ]

Copyright © 2000-2007 Bashu New Image Ad.&Media Shared Co.,Ltd.,Sichuan Province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