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 巴蜀人家 疯言无忌 加入巴蜀 联系我们 首页
关于我们 理念与服务 企业架构 核心优势 我们的荣誉 我们的客户 我们的作品

 

电影剧本

角色 妙罗、住持师傅、慧真、慧生

第一幕
场景:三月春光,柳絮漫天。

一名白衣少女独自走在林间小道。良久,至一独庙前,抬眼看门匾:一生寺。
敲门。玄即,门开,探出一名年轻僧人。双手合十行礼,少女微笑还礼。待女子进后,僧人关上门。

**********

第二幕
场景:正殿内,正中供奉一尊石佛像。三柱香缓缓生烟。

一中年僧人坐在中间的蒲团上,身后右侧站着开门的僧人与另一名稍长的年轻僧人,少女双手合十跪坐在下方蒲团上。

少女:我名妙罗,自小亲缘寡淡。唯一的亲人——母亲十日前离世。听闻一生寺香火灵验,师傅佛法深邃,故不远千里,来此为母亲祈福一月,望师傅不弃收容。

住持:女施主孝心可鉴,但一生寺中皆为男僧,施主住下,恐有不便。

少女:妙罗一心求法祈福,诚心与来一生寺的世人无二,师傅何谓男女之别?

住持不语,看着这眉目倾城的少女。良久,转向那名稍长的年轻僧人。

住持:慧真,带女施主去客堂吧。

慧真合十颌首,少女回礼。起身,随慧真而去。转身之即,眉角扫了开门僧人一眼。

**********

第三幕
场景:微雨,正殿外的小莲塘旁。

妙罗静立于莲塘旁,身后远处,开门的年轻僧人低头专心扫地,只闻雨声与扫地声。慧真在正殿的窗后看着女子的背影很久,走出,向妙罗。

慧真:女施主,已来六日,一切可还习惯?

妙罗:谢过慧真师傅,一切都好。一生寺中一木一花,都让我收益匪浅。

慧真:佛门本无性别之拘,女施主可放心住下。

妙罗:多谢师傅。(望向扫地的僧人)慧生师傅似乎不常开口。

慧真:我这师弟自小性情内僻,不喜言语,妙罗施主请勿见怪。

妙罗又望慧生,后者旁若无人,专心扫地。

慧真:师傅请妙罗施主共品春茶。

妙罗应过。走到客堂门口,不小心被脚下台阶所绊,身子一斜,慧真忙扶。两人视线相交,慧真低呼一声“阿弥陀佛”,手忙移开妙罗手臂。妙罗一笑,先入。

**********

第四幕
场景:客堂内,陈列简单,一张茶案,两个蒲团。

妙罗、住持端着茶杯饮茶,慧真于一旁侍奉茶水。

妙罗:多谢师傅,果真好茶。

住持:头春的山茶,慧生种在寺后,这一时候正好喝出味道。

慧真为师傅和妙罗添茶,眼光不禁在刚才抓过的那手臂上多停留了一会。

妙罗:禅茶一味。一生寺的茶,大概得了慧生师傅的悉心照料,细品之下,真与别处春茶不同。

住持:女施主也算是与佛有缘人了。

妙罗望向窗外,细雨仍在,慧生背对窗户,低头扫地。

妙罗:多谢师傅好茶。

说罢,手合十颌首。住持还礼,目送妙罗离去,眼光收回,望着妙罗那还剩些许茶底的杯子,情不自禁端在手中。

住持:慧生种的茶,一年比一年更出味道了。阿弥陀佛。

慧真将师傅的反常举动尽收眼底,表情惊愕之余,眼底涌过一阵复杂。

**********

第五幕
场景:晴朗的春日,莲塘旁边。

慧生正在为新匾刷漆。住持、慧真、妙罗站在一旁观看。

住持;觉明师叔云游四方,常往一生寺寄回途中偶得。女施主以为这副楹联如何?

妙罗:觉明师傅佛法高人,此联俗家人难能评论,只觉说得好,讲得透彻。

慧生漆完最后一笔,放下漆刷,向师傅合十颌首。

住持:趁没下雨,放晒两天,慧生记得换到正殿门柱上。

入夜,妙罗独一人坐在正殿的台阶上,静望地上的匾联。轻微的脚步声渐近。

慧真:妙罗施主无睡意么?夜凉如水,至少,该加件衣裳。

妙罗望向月色中的慧真,后者眼神直直得看着她。

妙罗:多谢慧真师傅关心。

慧真将眼神放在地上的匾联上。

慧真:见了便做,做了便放下,了了有何不了。师祖信中说此联在一庙中偶见,望本寺众僧能常挂此联以共勉。我资质奴钝,到这入夜了,才觉出它好在哪里。见了便做,是出家人最应有的豁达。

转身看妙罗,眼神灼灼,又似想避开。

妙罗:我看出来了,出家人。

慧真:什么?

妙罗:你喜欢我。

慧真大惊,忙合十低首:阿弥陀佛。

妙罗:你六根不净,呼什么佛陀?

妙罗起身,走近慧真,后者闪躲。

妙罗:你觉得我美么?

慧真似被盅惑的表情:美……

妙罗:是么?可惜呀,说这话的是你。

慧真:妙……罗,罪过!为你,我宁愿被打入阿鼻地狱!

妙罗:原来是这样啊,原来你爱我至此……谢谢你。

妙罗在慧真脸上亲吻一下,转身回客房,慧真愣在当场。
通往客房的路上,妙罗忽然站住了,盯着黑暗中的某一角。良久,那边传来一个声音。

男声:回去吧。

妙罗:我为你而来。

男声:果真是这样么?

妙罗:我已放弃所有,你不肯随我心愿,我亦不肯让你独自安宁。

黑暗处再无声息。妙罗落下一滴清泪。

**********

第六幕
场景:住持房内
住持闭目清修,闻一阵敲门声,睁开眼睛。

住持: 是谁?

妙罗:打扰师傅清修。

主持起身,开门,见巧笑倩兮的妙罗站在门外,手捧一束瓷瓶装的淡色山茶。

妙罗:春雨过后,山茶可爱,且不俗丽,味也不浓。我采了些,来给师傅。

主持:谢过女施主。

妙罗:不知师傅是否喜欢?

住持:阿弥陀佛,鲜花可爱纯洁,自然讨喜。不过,说到花,不知何时才能有缘得见曼陀罗花。

妙罗:师傅喜欢曼陀罗?世人都谓其有巨毒,轻则至人迷幻,重则伤人性命,名声并不太好。

住持:世人皆语必为真?曼陀罗乃梵语译意,意为悦意花。相传佛祖成佛之时,天雨曼陀罗花,满地缤纷。此花为佛教灵洁圣物,只有那千万人中唯一的缘定之人,才能有幸地见。

妙罗听完,垂下头去,竟隐隐有泪意。

妙罗:多谢师傅指点。

这时,住持不自然地动了动肩、皱眉,似有痛苦。

妙罗:师傅哪里不舒服?

主持:多年痛风,每逢下雨,都酸痛地厉害。 自嘲一笑 我等俗人,终有痛苦,佛法难消。

妙罗:家母生前也是常年痛风,妙罗曾随泰国按摩名家偷师过几日,母亲也说,你这几招,倒顶几贴中药。打扰一生寺有段时间,今日正好为师傅缓缓痛风,减减自己心头的负担。

住持:这……

妙罗:师傅难道还忌讳妙罗是女子?我以为,事事以纯正之心待之,应与性别无关。

主持:阿弥陀佛,惭愧。我竟比女施主更生执着。忌讳红尘俗事,却不明身在尘世间,修心即修法。有劳女施主了。

妙罗的双手有规律地为住持按摩双肩,这中年僧人慢慢闭上眼睛,不知在想什么。这一幕,被进来奉茶的慧真看在眼里,顿生妒心,神情一变。

慧真:师傅,茶!

住持:慧真,为何而嗔?

慧真望向妙罗,后者对其一笑,慧真有些痴了,半饷才回过神来。

慧真:师傅,弟子奴钝,一句佛法久参不透,徒生嗔念。

住持睁开眼。

住持:自古参悟佛法,或立地顿悟,或终身不悟,太过执着,终究枉然。

住持转身望着妙罗:女施主说是不是?

妙罗:师傅大道理,妙罗谨记于心。

慧真嫌恶地盯着师傅看妙罗的表情,转头看见茶案上的山花。

住持重新闭上眼:慧真,无事你下去吧。

慧真再看妙罗一眼,转身离去,竟忘合十颌首。妙罗意味深长地望着他的背影,一转头看向窗外,慧生的背影,正在仔细扫着每一寸地方。

**********

第七幕 慧真房内
慧真正翻看一本佛经。突然,将佛经掷在地上,表情狰狞,良久,表情恢复平静,又重新将书拾起。此时,敲门声响起。

慧真:谁?

妙罗:是我。

慧真跑去开门,看见妙罗捧了瓶和师傅房中一样的山茶,一脸笑意。一把揽住妙罗拉入房中,关上门。

慧真:你先给他,我不要!

妙罗:他待我很好。将花放在桌上

慧真:他也喜欢你?

妙罗:那是你师傅,你怎可这样无理?

慧真:你也亲吻过他?

妙罗:这倒不曾。

慧真:谁料想他半生都浸在佛水里边,怎么还这么不干净?

妙罗:是我的错。

慧真:你的美,连神仙也把持不住。只是我不能容下你去亲吻别的人。

妙罗轻笑望他:是么?我听你的。

妙罗吻上慧真的唇,慧真再不能自持,紧抱住妙罗,深深回吻。

**********

第八幕
场景:仲春的雨夜 住持房内,桌上散放着针线、剪刀。
住持缝完破口的僧衣,肩膀有些酸痛,不禁眉头紧锁。敲门声响。

住持:何人?

慧真:师傅,是慧真。有一事不通,辗转难眠,特来请教师傅。

慧真推门入,见师傅正用手揉肩,回想曾见妙罗为其揉肩的一幕,陡然觉得眼前的中年男子面目可恶。

住持 似喃喃自语:揉后果真好些了。

慧真将这些话听在耳里,似全化作妙罗二字。妒火又生,冷冷相向。

慧真:师傅念念不忘,难道也喜欢妙罗?

住持一惊,惊讶的表情中,掺杂一丝尴尬。

住持:慧真,你在疯言什么?你不是来请教的么?

慧真:师傅不正面回答,难道心中已无佛祖,只有鬼怪作祟?

住持:慧真,你真知晓自己在说什么么?

慧真:没想到师傅也是这等好色之人!我愿为妙罗弃佛法,入俗世,你这把半老的骨头又能为她做什么?!

住持:慧真!你竟落入魔障而不自知!

慧真:何为魔障?我只知“见了便做,做了便放下”。我喜欢妙罗,愿为她背离佛祖,神志清醒,何障迷心?不如师傅这般,两头都想,两头顾不上!

听到最后这一句,住持忽然恼羞成怒,一巴掌甩在慧真脸上。

住持:孽障!你既不知悔改,从今夜起,你我师徒情绝!你给我马上离开!

慧真冷笑,目露凶光:离开?你以为把我赶走,就没人知道你那肮脏的想法?告诉你,我不但要把妙罗带走,还会给你个下辈子都记得的教训!

说罢,忽然抄起桌上的剪刀,猛地向住持扑去。住持没料到慧真有此狠毒一招,愣在原地。

男声:不可!

一个人影扑在住持前面,左肩瞬间拉开被剪刀一条长长的血口。

住持:慧生!

门“嘭”得一声被推开,斜雨迅速被风吹了进来。妙罗站在门外,不可置信地望着慧生的伤口,后者眼神平静地看向她。

慧真:妙罗!别怕,我会带你走!

妙罗如不曾闻,只看慧生满脸满眼的平静,忽然泪流满面,缓缓走向慧生。

妙罗:我是为你才来的。我说过,你不要我,我便不让你身边安宁。今天的一切,都是你造成的,引慧尊者!

住持与慧真听到从妙罗口中喊出的佛号,都吃惊的望向慧生。

慧生:曼陀罗,你本不该来此。今日若真铸成大错,你可知自己有何后果么?

妙罗惨然一笑:我本是佛坛中最灵性的一株曼陀罗花,只因你心性怜悯,常对我讲习佛法,天长日久,我对你心生爱慕。奈何你心中只有佛陀,我只得静默在你身边,只闻佛,不言爱。好不容易,等到你三千年一次的下凡灵修,我深知这是我唯一的一次机会。于是,我私自下界,随你而来。而你,明知我的心,却从来无动于衷,难道在你眼底,我真只是一株无心无爱的曼陀罗花么?你为什么不能向这个蠢和尚一样(手指慧真),为我“见了便做,做了便放下”!

慧生平静听完妙罗之言,转身向慧真。

慧生:师兄,你果真如此看待那副楹联的么?

慧真听得两人对话,早已木若呆鸡,无法言语。

慧生转向妙罗:曼陀罗,我见你天生灵性,怎么让自己迷了心窍?见了便做,做了便放下,了了有何不了;慧生与觉,觉生于自在,生生还是无生。世间一切,徒表象迷眼,本无区分。唯有至清至静,自在不拘的心,方能觉悟本真。曼陀罗,你本是无蕊之花,无心却非无情,反是最清心,最安心。你有此慧根,即来此一遭,更该以清心观世间,寡欲走红尘,参透更多,却为何自困其中,还累及他人?

妙罗早已泪痕满面,轻泣出声。

妙罗:我……只是想与你一起,哪怕一世也好。

慧生:我心如澄镜,中有如来。下界灵修,是为苦修行,长心性,借佛陀之光,普耀众生。我怜惜你,却从未沾染红尘之爱。你,可曾想破?今住持、慧真二人之遭遇,虽是因你而起,然修佛之人心生杂念,终有此劫。

住持一听,顿觉自己半生修悟,到头虚空,从未参破。呼一声“阿弥陀佛”,闭眼打坐,不再过问后来事。

妙罗:尊者,我想,我是错了……曼陀罗花本亦正亦邪,我心智一迷,害苦自己,也伤了无关之人。

慧生:知错能改,回头是岸。你慧根颇高,我与佛祖细说,望能免你受罪,重回佛坛。

妙罗一笑:不必了。我虽蒙尊者点化,但世间因果循环,我铸的错,只能苦修以偿还。我愿从此为一株涧边的黑色曼陀罗,借我之无心,望终有天涤静罪孽,救赎自己。相信,我还会重回佛坛,听尊者讲习佛法。

说罢,合十颌首,化为青烟,袅袅而去。
目睹一切的慧真,未曾料想生出如此大变故,半晌才回过神来。

慧真大笑,喊叫:这不是真的!佛陀,曼陀罗,说什么喜欢我,全是骗子!这不是真的!

喊叫着冲出门去,从此再不见其踪。

慧生回望始终闭眼打坐的住持,见他神情安定,转身,轻关房门,离去。

**********

第九幕
场景:正殿外。

慧生独自站在殿外,仔细看了看新挂的楹联。有一边被风吹得有些斜了,他小心扶正,微笑,然后打开寺门,离去。

清晨,雨已停,风已定,莲塘清鲜。住持的房门打开了,不一会儿,这个中年僧人拿起慧生日日使用的扫把,开始认真地扫起地来。

—完—

 

[ 返 回 ]

Copyright © 2000-2007 Bashu New Image Ad.&Media Shared Co.,Ltd.,Sichuan Province. All rights reserved.